参加书架 | 引荐本书 | 回来册页

uedbet首页网 -> 大魔王娇养攻略 -> 大魔王娇养攻略的最新章节目录 -> 第127章 监督(加更)

第127章 监督(加更)

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回来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

    待他坐定,端方指着桌上道“你可知品茶过程?”

    燕三郎摇头。他哪有功夫考究这些?

    “这是井水罢?”端方笑道,“本来沏茶的水和茶具都要考究,今天略过不提。”

    他抬手冲茶,姿态亦极美丽。热水从半空注下,沸而不滚,旋而不溢,在盏里只打满了七分。

    盏底那一点茶叶飞快舒展,似乎名花怒放,绽出肥厚的朵瓣。

    汤色很快转作淡黄,端刚才举到鼻下,悄悄嗅了一口“香!马掌柜手头存了不少好货啊。”

    燕三郎也学他容貌,嗅了一下,然后悄悄啜了一口。

    他无非是怕烫,究竟滚水才刚出锅。端方却笑赞一声“对极,吃茶就要小口慢饮,品其回甘。”提到这儿,却下意识看了白猫一眼。

    冲茶时,它就从树上跳到了桌边,这时正举着爪子洗脸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,正因有白猫在侧,燕三郎才敢毫无嫌隙地喝他沏出的茶。

    端方有心思,燕三郎又不善谈,两人竟然半晌无言,公然像是在静静品茶。

    好一会儿,端刚才放下茶盏,轻声道“三郎,你为何要去衡西商会?”

    燕三郎眨了眨眼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买得起《饲龙诀》的人,怎样会把账房先生那一点工钱放在眼里?”端方往柴房一指,“我看你用的药材,都不廉价。”小账房的月薪便是再涨十倍,都不或许买下那么多好药。

    燕三郎低声一叹“缺钱,暂时又没找到什么来钱的路子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是大真话,却把端方逗笑了“确实?”

    “确实。能买《饲龙诀》和药材,不过仗着前段时间发了笔小财。”燕三郎正色道,“你看看我,像是富有中人么?”

    这孩子说话的口气一向太老练,端方总遗忘他的实践年纪,听见这么一句,笑脸忍不住一顿。是啊,他才十岁,又没他人能够依靠。“既如此,随我回拢沙宗吧,你这般自行修炼,恐怕往后也是……”

    后边的话不用多说,燕三郎也理解。明师的效果不行疏忽,更何况大宗里边有更好的资源,他一个小小散修,再怎样尽力,恐怕往后成果也是有限。

    燕三郎仍是摇头,坚决道“多谢善意。但我不愿受拘谨。”他不等端方开口就反诘回去,“对了,你说幼时也住过柳沛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几岁的事?”

    “约莫是……五六岁?”端方奇道,“问这个为何?”

    “猎奇,以及礼尚往来。”燕三郎问他,“你不是孤儿,那么家里是做什么生意的?”

    端方笑了“你怎样知道我不是孤儿?”

    燕三郎指了指桌上的茶叶“孤儿不考究这些。”能吃饱穿暖少受欺压就很不容易了,茶叶但是奢侈品。

    “家父是生意人,把生意做去了其他地方,在柳沛呆不住,就带着我走了。”端方轻笑着摇头,目光在小院内迟疑,“后来无意中发现我有些天分,所以送我去了拢沙宗。我的故事无趣得紧,没有你来得精彩。”

    弯曲才叫精彩么?

    一盏茶喝尽,天色也暗下来,端方就告辞了。

    燕三郎倒茶叶洗茶盏,千岁就坐在桌边,肃容道“他看中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男孩不理解。

    她伸出青翠般的玉指,悄悄敲着脸颊“男人不止对女性感爱好,有些对同性也有爱好。说不定这端方口味共同,喜爱你了呢?”提到这儿,她仍是憋不住笑了,“你当心些,这位在韵秀峰和衡西商会都是大红人,真想对你做点什么,你是叫天天不该,叫地地不灵!”

    燕三郎想了想“像陈通判对苏玉言那样?”

    千岁一拍巴掌“正解!”

    燕三郎皱了蹙眉“不能吧?我还小。”

    端方对人再和蔼,也带着异士的略胜一筹。这些天他在商会袖手旁观,看得再清楚不过。端方对待他人,必定没有对待燕三郎那么亲热。

    那么问题来了,他为什么是这个情绪?莫非真像千岁说的,他对燕三郎有好感?

    “小什么?”千岁嘿嘿两声,“有些人就喜爱年纪小的。你在黟城里没见过?”

    男孩默然。

    他在黟城当乞丐时虽好洁净,但每天都要把手脸涂黑,便是由于同城有个眉目如画的小叫花子半夜里遭了损害,第三天才浮尸河里,他不想自己沦落到那般下场。

    想起这些,他身上便是一阵恶寒。

    “对了,还有一件事。”她眼里有精光闪烁,“这宅院被人监督了,便是此时、现在!”

    燕三郎的心思马上收了回来“在三十丈内?”超越三十丈,千岁够不着。

    “在三十丈内。”千岁黛眉轻扬,“想把他拽出来么?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半炷香后,千岁拎着一个男人跳进宅院,拖进柴房,燕三郎随后关紧了柴房的门窗。

    这人中等个头、容颜平平,归于扔进人堆里就再也找不出来那种。燕三郎却咦了一声“我认得他,这是商会里的店员,名作焦乍。有一回,旁人还嘲笑他狡猾来着。”

    现在,这人满脸发呆,哪有半点狡猾的容貌?燕三郎伸手在他眼前拂了拂,发现他瞳孔仍旧扩大,没有焦距。

    “我用了一点术。”千岁耸了耸肩,“现在他不知自己身处何地,也不清楚自己睡着仍是清醒。你能够问了。”

    “谁派你来的?”

    此人呐呐道“马掌柜。”

    这回答出乎燕三郎预料,他皱了蹙眉“马红岳?”

    “是,是马红岳。”

    “他让你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监督宅院里的人,看看小的平常都在做什么,还有端方什么时候来。”

    “小的”无疑便是指燕三郎了。

    “马红岳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派你来?”

    “轻身功夫好。”

    再多问,焦乍便是一问三不知了。他现在处于潜意识放松的状况,很难说谎,因而燕三郎理解他仅仅奉命行事算了。

    千岁将这家伙提出去,从哪里来就丢回哪里去。再有半个时辰他就能自行清醒,不记住中心昏倒过,当然更不记住自己被提审过。

    。
没看完?将本书参加保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仿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老友章节过错?点此告发


m88 188bet uedbet 威廉希尔 明升 bwin 明升88 bodog bwin 明升m88.com 18luck 188bet unibet unibet Ladbrokes Ladbrokes casino m88明升 明升 明升 m88.com 188bet m88 明陞 uedbet赫塔菲官网 365bet官网 m88 help